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色旗袍

以诗动你,以文会友

 
 
 

日志

 
 

【旗袍女人】在我的世界里(四)  

2012-12-03 06:48:50|  分类: 旗袍诗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卑微》
 
夕阳在身体里回忆
生与死的破绽

子夜否定了我们
它驱使若干空空的躯体
自另一个模糊的角度
倾听它的起伏
 
这只是一个不稳妥的梦
它呼啸着离曲几度
放任一头牛与一把琴
团聚在昙花中

如果,我们把身体撕成碎片
那麽我们还如何驾驭
如此卑微的一生?
 
《诗人》
 
是甲骨文的遗骸:一头牛
在湿漉漉的田野上行走

日子老了。我在文字里走了若干年
每天,我以清水洗涤青衣
擦净夜长梦多的时辰
偶尔还会想起水与火的脸色

墨迹黄了。我以一只脏手
在诗歌中留下指纹
然后那么蹒跚地走着
无能为力的是诗人的悲哀

伪造沉默。我借着落日的余晖
看到路旁枯叶上的泪水
悄然融入我们的梦中

《轩窗》

打开辕窗,我以一副傻相远眺
谁端坐在无语的誓言中?

隔着它。我辗转悱恻
你的笑透着欢愉
在晨曦中蒙上一层温柔
——那样的川流不息

隔着它。你的脚步打破黄昏的凄凉
我看着晚霞透过一些格子
阉割细微的生命之后
再洞穿春夏秋冬

忽然想起,面对各自的窗子
谁在其中打开我们
肺腑最深处那翕动的肺?
 
《人渣》
 
我想象着人渣的模样
在早晨,在古老的铜镜中

从听到犀利的秋风
在流言蜚语中埋下宿怨
还有我自己,让理性越过
绝对的容忍界限

徐缓的阳光那么暧昧
或许,我的嘴角有一丝嘲弄
酷似一种悲哀
污秽深度假设的道貌岸然

无意中,我意识到图腾
如此轻易地闻风而动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